勇敢去生活

繼天氣惡劣、供氧不足、地震雪崩之后,

“擁堵”很可能成為珠峰第四大致死原因。

1562215524656607.jpeg


2019年4月,春日下的珠穆朗瑪峰迎來登山季,大批登山者涌入尼泊爾和中國西藏。多數人會沿著尼泊爾東南山脊和中國西藏的東北山脊突破,但也有少數派會選擇自己的路線,其中就包括美國《國家地理》攝影師科里·理查茲(Cory Richards)和擁有豐富經驗的厄瓜多爾登山家埃斯特班·“托波”·梅納(Esteban “Topo” Mena)。


1562215544753280.jpeg

1562215842777912.jpeg

科里·理查茲(左)、埃斯特班·“托波”·梅納和他們的新路線


兩人選擇了北坡之上的一條自然線,曾經有人嘗試過這條從大本營到東北山脊6500英尺海拔之上的線路,但最終以失敗告終。這還是10年來首次有人選擇新線路,上一次在珠峰完成新線路的開辟還要追溯到2009年西南坡(西南坡到西山脊)左邊的Korean Line。


理查茲和梅納并不是今年唯一值得關注的登山家。5月15日,現年49歲的夏爾巴人卡米·里塔(Kami Rita)帶領印度登山隊登頂海拔8844米的珠峰。這是他第23次登頂世界最高峰,這一紀錄也鞏固了他“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高海拔登山者之一”的地位。


1994年5月14日,卡米作為高級向導,參加了人生第一次攀登珠峰的行動。他曾22次拜訪尼泊爾;也去過一次中國西藏。世界上海拔超過8000米的山峰一共14座,自1994年以來,卡米曾34次登頂其中的5座,其中包括卓奧友峰(8次)、K2、馬納斯魯峰和洛子峰。


1562215593551092.jpeg

卡米·里塔仍會向新紀錄發起挑戰


直到去年,卡米還與夏爾巴人阿帕(Apa)和普巴·扎西(Phurba Tashi)分享著登頂珠峰次數最多的紀錄,7年來三人曾登頂珠峰21次。但從2017年開始,阿帕和普巴都選擇了退出,當卡米在去年春天第22次登頂時,他成了這項紀錄唯一的創造者。


然而現如今,像卡米這樣專業的夏爾巴向導越來越少,隨著大量登山者涌入,夏爾巴向導資源匱乏的問題已成為潛在危險。


按照近些年的常態,從大本營到峰頂,每位登山者都應配有一名夏爾巴向導。由于人手短缺,“一對一”的服務供不應求,造成了大量突發事件得不到妥善處理。另一方面,運營商迫于壓力,或許在天氣不允許的情況下,依舊“送”客戶登頂。一旦發生危險,登山者獲救的可能性將大大降低。這可能會成為珠峰誘惑下的一個轉折點。


限制登山者的人數,達到供需平衡成為可行的辦法之一。為了防止人群失控和隨之而來的風險,中國制定了可能是所有高海拔國家或擁有著名山峰的國家中最嚴格的規定。中國探險隊登上8000米的海拔時需從西藏一側登頂珠峰;且中國今年只發放300份登山許可證,這一決定得到了各界的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中國推出新規,各國登山者成群結隊改道尼泊爾。高額的利潤面前,必定有人鋌而走險,謀取暴利。據法新社(Agence France-Presse)去年夏天的一篇報道指出,加德滿都的當地導游公司、直升機服務公司,甚至一些醫院之間合伙欺詐救援/保險公司,向其索取不必要的賠償。經過調查后,尼泊爾政府承諾進行改革,但目前沒有任何實質性的進展。不過,長期從事疏散救援工作的公司表示,他們依舊會為客戶提供專業的服務,并積極采取措施,預防欺詐。


此外,印度登山團隊數量也在迅速增長。最近幾年,運營商Transcend Adventures已帶領60多名年輕的印度登山者抵達峰頂。他們通常是20至30人的大團,再加上向導和支援,行動非常緩慢。 


640-4.jpeg

經常“團隊作戰”的印度登山者和夏爾巴向導


200020102018
西班牙(56)美國(85)印度(102)
美國(44)英國(47)中國(87)
韓國(42)澳大利亞(23)美國(74)
英國(33)加拿大(20)英國(40)
日本(31)中國(19)俄羅斯(36)
俄羅斯(20)德國(14)日本(23)

在過去20年里,來自西歐、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登山者正逐漸成為嘗試登頂珠峰的少數群體。

數據來源:Himalayan Database


登山者扎堆涌上峰頂,勢必會發生危險。一些探險隊選擇了“錯峰出行”,并在氧氣供給的管理方面提出了改變:以每分鐘6升的速度補充氧氣,而不是傳統的每分鐘2或4升,這有助于提升登山者的行進速度。


1562215620959513.jpeg


氧氣可控,天氣卻不行

2012年的那場噩夢依然令人記憶猶新。惡劣的天氣導致固定繩索斷裂;登頂暫停數周。最佳天氣窗口通常只有4天,而非11天,當團隊在缺少充足準備的情況下沖頂時,很容易造成擁堵。而2018年則剛好相反,登山者經歷了一個前所未有的11天最佳天氣窗口,807人成功登頂。


大家都希望2018年的好運能再次出現。而事實表明,這種情況難再發生。


數據顯示,今年的天氣比往年更加惡劣,冬季,喬戈里峰(K2)和南迦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風雪不斷,攀登珠峰和洛子峰變得更加困難。尼泊爾的降雪也遠超往年,堪稱1975年以來之最。當地時間2月28日,加德滿都迎來下雪天,這是自2007年2月14日之后的第一場降雪(在此之前,加德滿都已經63年沒有下雪了)。另一邊,印度的降雨量也增加了24%,上一次這樣的持續降雨還是在2013年。那一年,珠峰兩側的繩索修復工作被推遲到5月17日,往年4月底之前,這項工作就已經完成了。在過去的24年里,只有在2005年,印度的降雨量超越今年冬天。直到5月21日才有人抵達頂峰。


1562215637896325.jpeg

好天氣轉瞬即逝(圖為截稿前三日珠峰天氣)


這就是為什么登山者格外珍惜這來之不易的3天最佳天氣窗口,集中沖頂。


通往世界之巔的路上人滿為患

珠峰今年一共發放了381份登山許可證,創了歷史新高。5月21日、22日和23日,當珠峰迎來最佳天氣窗口時,數百名獲得許可的登山者和夏爾巴人計劃沖頂。然而這股熱潮卻在通往希拉里臺階和峰頂的途中制造了大麻煩,正如登山者尼爾馬爾·普賈(Nirmal Purja)那張在網上瘋傳的照片所示。


1562215660709610.jpeg

此時的珠峰,勢必堵成了“豬肝色”


“擁堵”雖然不是登山者在珠峰上喪命的唯一原因,但卻大大減緩了登山者的步伐,從而加重他們的疲勞感和耗氧量。一些遇難的登山者耗費了10到12個小時達到山頂,又要再用4到6小時返回南坳。換句話說,在這個世界上最不宜居的地方,他們每天要耗上14至18個小時,在這么長的時間攜帶足夠的氧氣顯然很難,因此夏爾巴人不得不降低氧氣的使用量或放棄自身的氧氣供應。


不管怎樣,這都不是一個好情況,甚至非常危險。


今年5月22日,美國人唐·卡什(Don Cash)在即將下山的希拉里臺階上失去知覺,隨后死亡。據《紐約時報》消息,其家人認為卡什死于心臟病。卡什是當天登上世界之巔的約200人的其中一位,他在下山的路上遇到了交通堵塞。“當卡什和他的夏爾巴人向導到達希拉里臺階時,他們被迫等了至少兩個小時。”


“我在清晨5:30分登頂珠峰,卻在大約320人的‘簇擁’下于下午3:45分才抵達洛子峰,”普賈說道,他目前正嘗試在單一登山季內攀登喜馬拉雅山全部14座8000米高的山峰。如果成功,他將打破目前由韓國人金昌鎬(Chang-Ho Kim)保持了7年11個月14天的紀錄。


此外,

為了紀念近期死于上山的丈夫,兩名夏爾巴女性尼瑪·多瑪和福爾迪基計劃攀登珠峰;

韓國人洪成澤Hong Sung Taek將第五次嘗試在Lhotse南坡開辟新線路。


640-8.jpeg

2012年,洛子峰大排長龍。杜莫維茨在拍攝完這張照片后一直保持著低調。


普賈的照片恐怕是2012年德國登山家拉爾夫·杜莫維茨(Ralf Dujmovits)拍攝的洛子峰“大排長隊”之后,當代珠峰最具標志性的照片了。社交媒體上很多人驚嘆:“不敢相信這張照片,它竟然是真的!” 然而這并非是珠峰第一次出現扎堆的情況,當地時間4月19日,一張登山者在昆布冰川下排隊的照片同樣令人震驚。


一些登山者認為,自己已然接近頂峰,如果不趁最佳天氣窗口期“拼一把”很可能錯失良機,一次放棄,或許再無機會,往往這種“不甘心”會害了他們。而繼天氣惡劣、供氧不足、地震雪崩之后,“擁堵”很可能成為珠峰第四大致死原因。


截止毅道體育發稿前,2019年珠峰死亡人數上升至11人

5月27日,62歲的美國男性克里斯托弗·約翰·庫利什在登頂珠穆朗瑪峰、撤退至海拔7900米的營地后突然死亡。

5月25日前夕,四人命喪珠峰。現年44歲的英國登山家海恩斯·羅賓·費舍爾(Haynes Robin Fisher)與一個六人團隊參加了總部位于英國的Summit Climb組織的攀登活動,并于當地時間5月25日星期六在下撤途中去世。

中國西藏方面,5月24日星期五有兩名登山者死亡。56歲的愛爾蘭登山者凱文·海因斯(Kevin Hynes)參加了英國360 Expeditions行程,在8300米的登頂嘗試中失敗折返,后死于營地帳篷中;65歲的奧地利登山者恩斯特·蘭德格拉夫(Ernst Landgraf)在跟隨瑞士運營商Kobler & Partner登頂后,死于“第二臺階”。

另據BBC報道,39歲的愛爾蘭登山者西莫斯·肖恩·勞利斯(Seamus Sean Lawless)于當地時間5月16日與隊友走失,而就在同一天,印度登山家拉維·塔卡爾(Ravi Thakar)在南坳的帳篷里去世。

這11起死亡事件使得2019年珠峰死亡人數直逼2006年和1982年珠峰死亡人數。而珠峰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年在2005年,當時一場致命的7.8級地震引發雪崩,造成大本營21人喪生。


1562215700708596.jpeg

1924年至今,珠峰遇難人數已超過300人


如何妥善安置遺體也成為首要解決的問題

自1924年以來,共有308人在珠峰遇難,至少有200具遺體遍布登山的各條線路。有一些被埋在很深的冰川縫隙中,而另一些被埋在遇難地點。


1562215715942139.jpeg


移除遺體是一項高要求的工作。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已融入山體的冰層。這項工作也引起過爭議,因為它觸碰到了不同的傳統和信仰之間的矛盾。但在大多數登山者看來,他們更傾向把自己的遺體留在山里,避開大眾的視線。然而有時候,家人卻想要找到遺體,好好告別。夏爾巴人和喇嘛團體卻認為把遺體留在珠峰對山神是一種褻瀆。


一家尼泊爾旅游公司在2010年曾試圖從珠峰的南面將遇難登山者的遺體移除,

因遇難者家屬介入,此舉遭到叫停。

同年,

Edmund Hillary爵士在珠峰撒骨灰的計劃也被禁止,

因尼泊爾政府和當地喇嘛團體介入,

聲稱珠峰不應該被公眾使用,它是神圣的。

移除珠峰上的垃圾和裝備同樣是一大難題

早期,沒有人想到每一個登山季都會趕來大批登山者,他們把帳篷,氧氣瓶和其他垃圾留在山里。這一現象在90年代有所改觀,當探險顧問在珠峰開拓商業旅游時,更多的人開始關注垃圾清潔問題。這一趨勢也在不斷加速,但是,所有的努力相對于不斷增加的探險活動來說是相形見絀。


2015年的地震是山體垃圾問題宣傳的關鍵時刻。當兩國政府關閉了他們尊敬的珠峰,許多探險活動用的帳篷、食物、爐子和幾乎其他一切都被迫留在了山里。


640-11.jpeg


現在,那些能夠到達8000米的登山者們將會發現一個垃圾場。人類的糞便在這個海拔無法分解。它們或是被風吹走或是被粘在巖石上。一些西方探險隊正試圖用藍包帶走固體垃圾,這一舉措和在阿拉斯加德納里峰實施的措施很類似。


麥德森登山服務公司的Garrett Madison正在監督夏爾巴團隊在這個登山季修理登山的繩索。僅一個周末,直升機就往返5次為第二營地的修理工作帶去了1500鎊的器材。夏爾巴團隊也利用直升機為珠峰帶走了412磅重的垃圾。


尼泊爾政府部門、軍隊和其他團體已經訂立了一個目標:到這個登山季結束,需要移除珠峰以及周邊地區11000磅重的垃圾。這是公眾和私人團體一起努力的結果,這一舉措也受到了可口可樂公司和世界自然基金會的資金支持。


中國政府也在西藏地區也采取了類似的措施,今年早些時候,中方高調宣布在今年的登山季將限制登山者的數量,并且要求登山隊在結束登山活動后帶走產生的垃圾已達到切斷垃圾產生源頭的目的。

中方已經設立了服務站點進行垃圾的分類和回收,并進行垃圾的分解。登山者除了需要支付9500美元的入山費外,還需要額外支付一筆1500美元的垃圾服務費。


為了切斷珠峰北面大本營的垃圾源頭,中方頒布了新規定,游客最遠只能到達大本營以外1.6公里的寺院。

中尼雙方都要求登山者帶回一些垃圾或是面臨罰款,但是這項舉措從沒有被很好地執行。


1562215747615430.jpeg


尼泊爾商業登山團隊支付了4000美元的垃圾定金,但是薩迦瑪塔污染控制委員會——定金交付的團體,卻沒有強制執行這項政策。一些登山隊還是將垃圾留在那些沒有監視器的高海拔營地。


回看歷史,中尼雙方都沒有為正在日益升溫的垃圾問題發聲。這個問題已經留給了監管者、領隊和游客。希望今年雙方努力的舉措能夠引起大眾的注意,讓珠峰山體回歸清潔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

-E N D-

 翻譯、整理、編輯|李子君

圖片|Outsideonline/網絡

作者| Alan Arnette、Svati Kirsten Narula


Copyright © 2015~2019.毅道體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116號-1 網安局備案號: 11010802027346

三姐妹官网 巨蟹最不会赚钱 赚钱的行道 梦幻西游官职任务赚钱不 法国农场赚钱吗 天地劫纪念版赚钱做什么 广州那个企业赚钱 做柿子醋能赚钱吗 开劳务公司非常赚钱了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会赚钱啊 20万没资源赚钱 刺客信条5赚钱攻略 过去不花钱的好的赚钱门路 小米赚钱wifi设置 多少级5开赚钱 gta5单机版 股票赚钱攻略 175职业跑宝宝环赚钱吗